文/秦婉 阿诺
今年截止目前,张译已有三部电影先后与观众见面:
《八佰》里,他饰演“老算盘”;《我和我的家乡里》,他饰演“姜前方”;《金刚川》里,他饰演“张飞”。
除此之外,他还留下了不少存货,比如定档11月27日的张艺谋导演的《一秒钟》,以及与张艺谋二度合作的《悬崖之上》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眼下,《金刚川》正在院线火热上映。
片中,他饰演的张飞,是高炮班的排长。
张飞和吴京饰演的班长老关一起,坚守着志愿军在金刚川仅有的两架高射炮台,为志愿军渡桥提供安全保障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电影虽然是分视角进行拍摄,但张飞一角,依然贡献了最多的高光时刻。
刚开始,张飞看上去有点怂怂的,像极了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里的孟烦了。身为排长的他,一直和老关暗暗较劲,渴望掌控领兵的指挥权。
但碍于老关是他师父,他只能悻悻地听从对方调遣。
某种意义上,老关把隐藏炮位推给张飞,是把牺牲的危险留给了自己,张飞心知肚明,却又无法违拗。
当老关突然说了句“把你那炮弹匀我十颗”,尽管张飞非常珍惜炮弹,用起来节省到不行。可这时他却想都没想地回了句“行”。
他望向老关,眼睛里恳求、心疼、悲伤都有。
张译只用一个眼神,就递出了多种情绪,表现了两人深厚又复杂的战友情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在两台高射炮之间,张飞往返多次,每次做出的反应都不同。
第一次往返,他保持了一贯的谨慎,先是略带胆怯地躲藏在庄稼地中,然后飞快地穿过那块容易暴露的开阔空地,跳进战壕,抵达隐藏炮位后,放慢步伐,略带丧气地走向老关给自己编排的位置。
第二次往返,走着走着突遇敌机来袭,他没想太多,第一时间扭头看向老关所在的方向,吹哨给对方报信。
第三次往返,老关中弹身亡,张飞嗖地一下就蹿了出去,完全无视敌机,朝着老关所在的位置狂奔不止。
然而,就在即将靠近老关所在的位置时,他却突然放慢了脚步,不敢面对那即将到来的惨烈景象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三次往返,张飞在情绪上流露出了一种由浅入深的层次感:从刚开始的不甘,到后来的关心、焦急,再到后来的茫然与绝望。
既展现了人物性格,又达到了情绪递进。
通过这些表现,张飞和老关之间那种有些不服气,又有些惺惺相惜的拧巴感,一下子就出来了。
正因有了这些铺垫,所以后来张飞最后仅剩一手一脚地负伤前行,才让人物彻底升华,显示出了非常饱满的悲壮感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在《金刚川》的评论下面,有人这样评论:张译,谁用谁爽,一直用一直爽。
此言倒是不虚。
从影多年,张译已经和不少大导有过合作:张艺谋、陈凯歌、冯小刚、贾樟柯、管虎、陈可辛、林超贤、曹保平、张一白……
近几年的《红海行动》、《攀登者》、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、《八佰》、《金刚川》等重量级国产大片,都有他的身影。
即使不都是饰演主角,但他在每部戏中,都有个人出彩之处,这点很不容易。
比如《攀登者》中,他与吴京的矛盾和对峙,展现出对登山事业的坚守、对荣耀成果的向往,以及复杂纠结的战友情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比如《我和我的祖国》里,他在短片《相遇》中迸发出的“眼”技。
再比如前不久上映的《八佰》里,他饰演的老算盘,是一个贪生怕死的文职角色。
老算盘伪装成记者意图逃跑,被欧豪饰演的端午抓了个正着,只得声泪俱下地祈求对方,“我比不了你们,我做不了英雄……”
这段戏由浅入深,目的就是要将老算盘对生的渴望、对死的惧怕尽可能真实地挖掘出来。
据说开拍之前,管虎下了死命令。要求张译必须说动自己,“要是我都不信这个,你肯定出不去了”,同时也嘱咐了欧豪,“他得说动你,说不动你枪不许放下。”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最后,这段戏让监视器前的管虎,感动到偷偷抹泪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不知不觉,他成了这个时代里资源最好的男演员之一。
有这么多重要作品加持,拿下影帝似乎只是时间问题。
那么为什么,张译可以一步步走到现在,成为大导御用演员呢?
01 从“位列三丑”,到苦尽甘来
就外貌来说,张译并不具有优势——单眼皮,小眼睛,用他自己的话说,就是“死死地单着”。
读书时,班里一共十一个男生,他位列“三丑”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和他一起入围的,是演过《武林外传》的“燕小六”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那时,同学还给他起了一个外号,叫“驴脸”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刚开始从事表演的那几年,张译被泼了不少冷水。
起初,他在文工团演话剧,不但表情僵硬,而且说台词就像是念广播,再加上性格自卑、内向,所以很多人都说他不适合演戏,甚至有领导语重心长地对他说:“你演戏就是个死!”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听完这句话,张译消沉了好久,怀疑自己是不是干(表演)这块的料。但痛定思痛后,他还是决定再试试。
两年后,他在《乔家大院》里跑龙套,演一个一口龅牙、佝偻着身子的小杂役。
导演胡玫问他: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张译回:“27了。”
胡玫打量了他一眼,说了一句让他永远无法忘怀的话:“你记着,男演员28岁还出不来,就洗洗睡吧。”
这意味着,留给张译熬出头的时间,已经不多了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好在,没过多久,他的机会就来了。
当时,《士兵突击》正在招募演员,为了争取“史今”这个角色,张译向导演毛遂自荐,写了三千字的自荐信,名曰“我的请愿书”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尽管其中过程并不顺利,但张译最终还是为自己争取到了这个角色。
从这部作品开始,他才算正式成为了一名演员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剧中,张译贡献了“退伍老兵泪洒长安街”的经典片段。这场戏既是《士兵突击》里的第一个高潮点,也是其中的一大泪点。
演这场戏时,当了9年兵的张译刚收到转业通知书不久,联想到自己接下来毫无着落的艰难处境,不由泪眼摩挲,达到了“人戏合一”的境界,连嘴里的大白兔奶糖都忘了嚼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那一年,凭借《士兵突击》,28岁的张译终于苦尽甘来,在业内闯出了名头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由于史今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,所以接下来张译演了不少同类题材的影视剧,比如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和《生死线》。
虽然题材相近,但他在剧中出演的角色,却性格各异,迥然不同。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里的孟烦了,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小人物,拧巴、矛盾,有时让人开怀大笑,有时又让人恨到牙痒。
一如编剧史航所说,“这个人物,最能代表中国人的精神面貌。”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《生死线》里,他饰演性格温吞的物理学家何莫修,抱着无法撼动的坚定信仰,与日寇抗争到底,是个非常典型的知识分子形象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02 大银幕发力,正派反派都能演
2014年,张译加盟陈可辛导演的力作《亲爱的》,饰演了其中一位遭遇孩子被拐卖的父亲,在困境中组建互助团体,在是否要继续找孩子的问题上,陷入了痛苦纠结,同时还引出了互助团体的特殊气氛。
这个具有争议性的人物,也丰富了《亲爱的》的文本价值。
他即兴发挥的那段秦腔,堪称点睛之笔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凭借《亲爱的》,他斩获了金鸡奖的最佳男配角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接下来,贾樟柯在《山河故人》的选角阶段观看了《亲爱的》,认为张译非常适合张晋生一角,这也令张译首次走上戛纳主竞赛单元的红毯。
在这部三段式电影里,他同时演绎了张晋生奔放的青年时期,和濒临崩溃的未来老年时期,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此后一个阶段,张译出演了不少个性突出的“小人”形象。
在冯小刚执导的《我不是潘金莲》里,他饰演的贾聪明,是法院的审判长。
他的前任因为李雪莲而被撤职,所以他一直小心翼翼,尽量不蹚这趟浑水,各种蝇营狗苟、欺下媚上,常常一时得意一时失意。
贾聪明人如其名,是名副其实的“假聪明”。而张译则将他身上的钻营劲儿,发挥到了极致,看上去有点卑微,又有点戏谑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在路阳的电影《绣春刀2》里,张译又出演了这样一个“官场老油条”。
他饰演的陆文昭,既是一个有些世故、投机的和事佬,又是一个在官场如履薄冰的中层领导。
一方面,他受得了气、奉承得了上司;另一方面,他骨子里还保留了一些理想和血性。
刚开始,观众很难对他做出精准的定义,分不清他是善恶忠奸。直到层层推进之后,他才用向死而生的悲壮,达成了自己的人物弧光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张译非常擅长演绎这种性格复杂的小角色。
他能够挖掘出好人心底的恶念,也能够挖掘出坏人心底的善念,从而将角色演绎的立体、饱满。
不过,和很多方法派的演员一样,张译也摸索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表演模板。
但这并非百分百耐用、好用。
比如,在曹保平电影《追凶者也》里饰演的杀手小凤,尽管依旧非常出彩,但却开始有评论诟病,他的戏“过了”。
小凤戴一副黑框眼镜,斯文的样子和杀手的身份形成了一种反差萌的黑色幽默。
为了突出这种黑色幽默,张译选择了一种大开大合的表演方式。
虽然极尽癫狂之能事,但略显浮夸,却也是真的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2018年由林超贤执导的《红海行动》,对张译来说,是极具转折意义的一部电影。
这部集结了大导演、大制作、大场面的主旋律动作片,之所以会邀请他担任主角,主要源于他自身流露出的军人气质。
毕竟,在此之前,他曾服役多年,演过多个军人角色。
电影里,张译虽然没有壮硕的肌肉,也没有漂亮的武打场面,但他却用自己的演技和气场,撑起了一个运筹帷幄的领导形象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此后,张译继续用实力证明了自己的“性价比”,也就有了开头提到的一系列近期力作。
03 导演为何爱用张译?
可塑性之外,他敬业努力,持续进步
在Ifeng电影的最新专访中,路阳盛赞张译是“方法派与体验派兼具的演员”。
方法够用,体验也必不可少。
“努力敬业”就在张译的体验中,被做到极致。
他演戏从来“不惜力”,总是习惯性地“自虐”。
《金刚川》里,他有段仰天怒吼的“来吧”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为了演出气势,他每次都拼尽全力,结果体力透支,一度缺氧晕眩。
好不容易喘匀了气,跟着立马就说“再来一条”。连吴京都对他佩服不已,给他起了个外号,叫“张再来”。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拍《我和我的祖国》时,他饰演的角色前后分两个阶段:一个健康积极,一个疾病缠身。
为了演好这两个阶段,他拍完第一个阶段后立马节食暴瘦,六七天不吃饭,只喝一点水,刻意将人物前后的身体反差表现了出来。
此前合作《绣春刀2》时,路阳对他还会提出一些建议,就他表演上的惯用方式进行探讨。
但在合作《金刚川》时,路阳已经完全投入进张译的表演中。
这说明,张译在运用方法之外,懂得了“过犹不及”,学会了收放自如。
这才是一个演员成熟之后最可怕的地方。
他不仅拥有技巧,同时他还在不断努力,取得进步。
这让他几乎可以用实力赢下一切好角色。
真正能带来源源不断“资源”的,是演技和口碑。说到底,张译是一步一个脚印、扎扎实实地走出来的。
他用行动告诉大家,“演员的门槛,还是有一定高度的。”

最强“资源咖”,是怎样炼成的?

你看电影《金刚川》了吗?对张译的表演评价如何?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参与投票吧~
来源:凤凰网娱乐